林老師的無痛日語教室(二)

動詞變化之使役被動亂說話

 日文,有什麼難的?嗯,是的,一切都很難。如果要找出比助詞難的,那就一定是動詞變化了。為什麼動詞變化最難?因為就像害怕外星人一樣,我們人類都會懼怕未知的生物。而動詞既然會「變化」,那是不是很恐怖?怎麼知道會變出什麼鬼來呢?不過不用擔心,動詞變化不會變出鬼,老師比較害怕的是學生說的鬼話。這一次我就直搗黃龍,揪出大家最常說的鬼話,那就是動詞變化之使役被動亂說話。

主動句:

太(た)郎(ろう)は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た。(太郎吃了紅蘿蔔。)

使役句:

母(はは)は太(た)郎(ろう)に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させた。(媽媽要太郎吃了紅蘿蔔。)

使役被動句:

太(た)郎(ろう)は母(はは)に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させられた。(太郎被媽媽逼著吃了紅蘿蔔。)

    平時我們學使役被動總是把動詞先從主動句變成使役句再變成被動句,就像在進行動詞變化大演習一樣。這沒有不對,但是這是學習日語動詞變化的過程,而不是說這句話的目的。真正要懂使役被動,就應該直接比較主動句「太(た)郎(ろう)は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た」和使役被動句「太(た)郎(ろう)は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させられた」才對。

主動句:

太(た)郎(ろう)は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た。(太郎吃了紅蘿蔔。)

使役被動句:

太(た)郎(ろう)は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させられた。(太郎被逼著吃了紅蘿蔔。)

    現在有沒有舒服一點?平常看到的句子一下子是太郎吃紅蘿蔔、一下子是媽媽要太郎吃紅蘿蔔、一下子又變成太郎被媽媽逼著吃紅蘿蔔。到後來你都不記得是在講什麼,只記得有一隻兔子要吃紅蘿蔔。我現在先把使役句刪掉、也順便把媽媽刪掉,如果你現在真的看得懂這兩句話的不同,那才是真懂。如果看不出來,那只是紙上談兵,一切白談,所以我才說不要把使役被動當作動詞變化大演習。

    主動句稱為主動句就是因為在沒有動詞變化的前提之下,我們假設為該行為是動作者主動(自願)進行的。換句話說,「太(た)郎(ろう)は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た」所表達出的「太郎吃了紅蘿蔔」,是太郎心甘情願的。假設他不喜歡吃,就不適合這麼說,如果還是這麼說,那不就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到老實得很嗎?

    同理可證,使役被動就是為了表示動作者這件事情做得心不甘情不願,既然主動性不存在(非自願),就應該說成「太(た)郎(ろう)はニンジンを食(た)べさせられた」才正確。換句話說,如果太郎歡喜做甘願受,就不能用使役被動。

    再看兩句話確認一下。你喜歡出差嗎?如果你喜歡,表示你應該是蠻菜的。太郎如果是個資深員工,他也許寧願在辦公室吹冷氣而不想去沖繩吹海風。這個時候就不適合說「太(た)郎(ろう)は沖(おき)縄(なわ)へ出(しゅっ)張(ちょう)します」,而是要說成「太(た)郎(ろう)は沖(おき)縄(なわ)へ出(しゅっ)張(ちょう)させられます」才對。「唉,老闆要我去,我也不得不去」,太郎心裡大概是這麼想的吧!

主動句:

太(た)郎(ろう)は沖(おき)縄(なわ)へ出(しゅっ)張(ちょう)します。(太郎去沖繩出差。)

使役被動句:

太(た)郎(ろう)は沖(おき)縄(なわ)へ出(しゅっ)張(ちょう)させられます。(太郎被迫去沖繩出差。)


© 2020 Jong Wen Books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JWBooks is trademark of Jong Wen Books Co., Ltd.

This website was made with Mobi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