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師的無痛日語教室(一)

助詞最難?一定是非「は」「が」「を」莫屬了!

    日文,有什麼難的?嗯,好吧,一切都很難。不過如果要說最難的是什麼,應該是助詞。什麼助詞最難?一定是非「は」「が」「を」莫屬了。什麼!不是「に」和「で」嗎?別笨了,對我們日文學者來說,「に」和「で」前者是歸著點、後者是範圍,兩句話就解釋完畢有什麼好難的。但是「は」「が」「を」兩堂課都說不完,如果說「は」「が」「を」是日文助詞第二難,那應該沒有助詞敢說自己是最難了。而且,助詞又不會說話……

「老師,既然這麼難,可是你又只能在這裡寫一千字,現在就已經超過了兩百字,怎麼辦?」我彷彿聽到編輯同仁這麼提醒我。小題大作,是研究者的工作;化繁為簡,是教學者的工作。別擔心,就交給我吧!

就像學英文的時候要記「I」是第一人稱的主格、「me」是第一人稱的受格,所以學日文時也要知道「が」是表示主格的助詞、「を」是表示受格的助詞,這樣至少就能確定講出來的話不會錯……嗯,應該說不會太離譜。

什麼叫離譜?如果有「人」「狗」「咬」三個字,你會覺得是「人咬狗」還是「狗咬人」?狗的前肢沒有人類發達,所以要打架的時候沒辦法丟石頭也沒辦法射橡皮筋,就只能用咬的。既然如此,身為一個畜生,扮演「咬」這個行為的主詞是極為合理的,就像狗咬郵差,但好像沒聽過郵差咬狗。那麼,「狗」就是主詞、「咬」是動詞、「人」是受詞,因此「狗咬人」應該較合理。

可是如果有「人」「魚」「吃」三個字,你會覺得是「人吃魚」還是「魚吃人」呢?我們要掉到海裡才會被魚吃,在陸地上,魚只有被我們吃的份,所以一般來說,「魚」是食物、「人」才是動作者。既然如此,要是你說成「私(わたし)を食(た)べます」,意思就會是「吃我」;說成「魚(さかな)が食(た)べます」就會是「魚要吃」。這就是離譜。

私(わたし)を食(た)べます。(吃我。)

魚(さかな)が食(た)べます。(魚要吃。)

    前面這兩句話離譜,那怎樣才是正常呢?既然人是主詞、魚是受詞,那就應在人後面加「が」、魚後面加「を」,說成「私(わたし)が食(た)べます」(我要吃)、「魚(さかな)を食(た)べます」(吃魚)才正常啦!

私(わたし)が食(た)べます。(我要吃。)

魚(さかな)を食(た)べます。(吃魚。)

    接下來,聞之色變的「は」要出現了。雖然我們學日文時,也說「は」是表示主詞的助詞,不過嚴格來說,應該是表示「主題」的助詞。只是在一般的動詞句裡,主詞幾乎就是主題,所以我們也就習慣把「私(わたし)が」變成「私(わたし)は」,說成「私(わたし)は魚(さかな)を食(た)べます」(我要吃魚)。大家常忽略的是,其實受詞也可以主題化,也就是「魚(さかな)を」也可以變成「魚(さかな)は」。只是不要忘記,既然受詞已經主題化了,主詞就不能繼續霸著「は」不放,而是要用回自己的「が」,這個時候就會說成「魚(さかな)は 私(わたし)が食(た)べます」(魚,我要吃)。各位施主,這樣都瞭了嗎?

主詞主題化:

私(わたし)は魚(さかな)を食(た)べます。(我要吃魚。)

受詞主題化:

魚(さかな)は 私(わたし)が食(た)べます。(魚,我要吃。)


© 2020 Jong Wen Books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JWBooks is trademark of Jong Wen Books Co., Ltd.

Designed with Mobirise html web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