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 青小說
書名/ 阿提米斯3:永恆密碼
書系/ 青小說
作者/歐因‧科弗
出版社/博識出版
出版日/2018-12-05
ISBN/9789869639682
規格/平裝 304
定價/320 優惠價/253

美國科技巨頭要置他於死地,
只為了一樣超威的黑科技
  
只有一個人能解開永恆密碼,他成了權力集團緊急追捕的獵物
 
阿提米斯利用手上掌握的精靈科技研發出「C方塊」,這台小小的超級電腦超越了所有人類科技,能讀取任何平台,獲取全世界的機密資訊。他拿這樣發明來威脅美國的一位資訊科技業大亨,卻慘遭算計,不僅C方塊被對方搶走,他的保鑣巴特勒也身受致命傷。
 
情急之下,阿提米斯向亦敵亦友的冬青‧蕭特求助。精靈魔法是救活巴特勒的唯一希望,但這次的魔法治療產生了出乎意料的後果。
 
C方塊能偵測到地下精靈的存在,因此這個裝置落入壞人手中,對精靈族構成了巨大威脅。阿提米斯必須和冬青聯手把C方塊奪回來。但精靈族再也不能容忍阿提米斯,提出了最令他為難的條件。
 
另一方面,那個美國大亨也並非等閒之輩。他跟芝加哥黑幫掛鉤,幹盡壞事,執法單位卻抓不到他一絲把柄。他有世界頂尖的研發團隊幫他拆解C方塊的祕密,他的企業總部擁有軍方也比不上的嚴密安全設施。
 
為對付這樣的敵手,阿提米斯構思了一個絕頂巧妙的行動計畫。可是,這個人已經打敗了阿提米斯一次,難道不會再打敗他第二次?
 
★全系列榮獲︰英國圖書獎「年度童書」、WH史密斯圖書獎「讀者票選年度童書」、《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藍絲帶獎、紐澤西「花園州青少年圖書獎」、愛爾蘭童書協會「年度優選圖書」、英國BBC「The Big Read大閱讀」Top100、惠特貝瑞圖書獎「年度最佳童書獎」決選入圍……等二十多項歐美圖書大獎。
★《阿提米斯》上市後立即在歐美引起極大的迴響,與《哈利波特》展開長達六年之久的纏鬥,在各大排行榜屢屢超過《哈利波特》系列。
★全系列銷量超過兩千萬本,被譯為40種語言,為史上最暢銷青少年小說之 一。
★長年高踞英國亞馬遜青少年科幻小說排行榜第1名。
★英國Puffin出版社70周年最受歡迎出版品,打敗《夏綠蒂的網》和《巧克力夢工廠》。
★長年攻占全美各大暢銷書榜:紐約時報、Amazon、出版人週刊、今日美國報、美國書商協會。
★迪士尼電影2019旋風上映,英國授勳大導演肯尼斯‧布萊納執導,《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麥可‧戈登伯格編劇。
 
■施展大膽智謀,激發鬥智快感
■言語機鋒你來我往,人物對話如伶俐的戲劇台詞
■荒誕笑料挑動你的爆笑神經
■戰鬥力爆表,動作場面無敵強勁
■充滿新奇酷炫的科技想像
■重新詮釋西洋精靈,創造出活力十足的精靈世界
■到世界各地出任務(台北也是其中一站!)
 
作者
歐因‧科弗 Eoin Colfer
出生和成長於愛爾蘭東南方的威克斯福。
他是阿提米斯‧法爾的官方傳記作者,有八本國際暢銷書出自他的手筆,披露這位年少智慧型罪犯的事蹟。阿提米斯宣稱科弗是個幻想家,專門杜撰關於他的聳動故事。但不管阿提米斯喜不喜歡,科弗所寫的傳記都獲得了莫大成功,引發轟動,高踞排行榜並且贏得許多獎項。科弗仍然住在愛爾蘭,但不願透露詳細地點,因為他不希望又遇到法爾少爺或他的保鑣巴特勒。
 
譯者
方淑惠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從事翻譯十餘年,譯有《為什麼你的好意害了貓?》、《生命不斷對你訴說的是……:歐普拉覺醒的勇氣》、《TARTINE BREAD:舊金山無招牌名店的祕密》等。
 

 

靈活的文筆、連珠炮般的對話和賣弄聰明的滑稽,保證讓讀者熬夜讀完才罷休。
──出版人週刊★星號書評
 
滑稽、動作和智謀的迷人結合。
──星期日泰晤士報
 
如電磁石般緊攫讀者的心,直到讀完最後一字。
──獨立報
 
每個孩子都會想要的聖誕禮物。
──衛報
 
《永恆密碼》即將席捲全世界。
──Funday Times
 
歐因‧科弗文筆暢快、刺激有勁,讓我的十一歲孩子在一天內就快速讀完,然後在班上傳閱。兩週內,他因為把我的試閱本借給迫不及待的朋友而收集到三十四包糖果。
──每日郵報
 
充滿懸疑、滑稽及科弗招牌的無忌憚妙語。《永恆密碼》不會讓廣大的阿提米斯粉絲失望。
──倫敦標準晚報
 
好萊塢風格的情節、喜劇演員般的配角,還有狡詐的計謀。
──星期日先驅報
 
倫敦,騎士橋路,恩芬餐廳
 
阿提米斯‧法爾幾乎覺得滿意。他的父親很快就要從赫爾辛基大學醫院出院。而他自己則是期待在這家位於倫敦的恩芬海鮮餐廳享用一頓美味但遲來的午餐,他的生意對象應該很快就要到了。一切都依照計畫進行。
他的保鑣巴特勒則沒這麼放鬆。不過話說回來,他根本就從來沒有真正放鬆過,鬆懈警戒可成不了全世界殺傷力最強的人。這位高大的歐亞混血兒在這間位於騎士橋路的小酒館內敏捷地穿梭在餐桌之間,設置平時的安全防護裝置並淨空逃生路線。
「你有戴耳塞嗎?」他問他的雇主。
阿提米斯深深歎了口氣。「有,巴特勒。但我不覺得我們在這裡會有危險。拜託,這可是光天化日下進行的一場完全合法的商務會議耶。」
這副耳塞其實是音波過濾海綿,是從下域精靈警察的頭盔上拆解下來的東西。巴特勒在一年前取得了這些頭盔以及珍貴的精靈科技,當時阿提米斯的一項計畫害他與一整個精靈特警隊槓上。這些海綿是在綠警隊的實驗室裡培植而成,有微小的透氣薄膜,在分貝超過安全標準時會自動封閉。
「或許是這樣,阿提米斯,但殺手就是喜歡攻其不備。」
「也許吧,」阿提米斯一面瀏覽菜單上的主菜部分一面回答。「但誰有可能想殺我們呢?」
巴特勒用銳利的眼光朝在場約莫六位用餐客人的其中一位看了一眼,以免她圖謀不軌。那位女士想必至少有八十歲了。
「他們的目標說不定不是我們。記住,強‧史匹羅是個很有權力的人,曾經害很多公司倒閉。說不定他們雙方交火會牽連到我們。」
阿提米斯點點頭。一如往常,巴特勒總是對的,也因此他們兩個人才能活到現在。強‧史匹羅,也就是即將和他見面的美國人,就是很容易成為殺手槍靶的那種人。他是事業有成的資訊科技業億萬富翁,有著見不得人的過去,據說也和黑道掛鉤。根據傳言,他的公司「分裂晶片」是靠著盜取他人研究而壯大。當然,這些傳言都沒有真憑實據──雖然芝加哥地方檢察官曾經努力尋找證據,而且試了好幾次。
一名女服務生走了過來,對他們露出燦爛的笑容。
「哈囉,你好啊,小朋友。你要不要看兒童餐菜單呢?」
阿提米斯的太陽穴暴出青筋。
「不用了,小姐,我不需要看兒童餐菜單,相信連兒童餐菜單本身的味道都一定比這份菜單上的餐點美味。我想要單點。還是你們不供應魚肉給未成年人?」
女服務生笑容縮小了一點。阿提米斯的用字遣詞對多數人都有這樣的效果。
巴特勒翻了個白眼。阿提米斯還好奇有誰想殺他?首先歐洲大多數的服務生和裁縫師都包括在內吧。
「是,先生,」這名倒楣的女服務生結結巴巴地說。「只要您喜歡的都可以點。」
「我要乾煎鯊魚肉和旗魚肉拼盤,底下墊蔬菜和小馬鈴薯。」
「飲料呢?」
「礦泉水。愛爾蘭的,如果你們有的話。還有請不要加冰塊,因為你們的冰塊想必是用自來水做的,這就違背我點礦泉水的目的了。」
女服務生匆匆走回廚房,慶幸自己能逃離六號桌這位臉色蒼白的少年。她以前看過一部吸血鬼電影,裡頭的不死生物也有一模一樣的催眠眼神。也許這孩子說話的語氣像大人是因為他其實已經五百歲了。
阿提米斯微笑著期待他的餐點,不知道自己引發了一場驚愕。
「你在學校舞會裡一定很搶手,」巴特勒發表意見。
「啊?」
「那個可憐的女孩差點哭出來了。偶爾對人好一點又不會少塊肉。」
阿提米斯吃了一驚。巴特勒很少對私事發表意見。
「我不會參加學校舞會,巴特勒。」
「重點不在於跳舞,而在於溝通。」
「溝通?」法爾少爺嘲弄地說。「我想這世界上應該沒有哪個青少年的詞彙像我這麼豐富吧。」
巴特勒正要點出說話與溝通的差異時,餐廳大門被人拉開。一名矮小黝黑的男子走進來,身旁跟著一位名副其實的巨人,正是強‧史匹羅和他的保鑣。
巴特勒彎下腰在他的雇主耳邊說:「小心點,阿提米斯。那個大傢伙的名聲可不怎麼好。」
史匹羅張開雙手繞過其他餐桌走來。他是個中年美國人,瘦得像竹竿,不比阿提米斯高出多少。這個人在八○年代靠著船運打出一片天;九○年代則是在股市中大撈一筆,而現在則做起了通訊的生意。他穿著招牌的白色亞麻西裝,手腕和手指上戴的珠寶首飾多到足以拿來幫泰姬瑪哈陵貼金箔。
阿提米斯起身向他的生意夥伴打招呼:「史匹羅先生,歡迎。」
「嗨,小阿提米斯‧法爾。你好嗎?」
阿提米斯和這名男子握手。對方手上的珠寶宛如響尾蛇的尾巴發出刺耳的聲音。
「我很好。很高興您能來。」
史匹羅坐下。「阿提米斯‧法爾打電話來要和我談生意,叫我踩著碎玻璃走來我都願意。」
兩位保鑣毫不掩飾地互相打量對方。除了體型,這兩個人根本是正相反。巴特勒是低調高效率的代表。穿黑西裝、留平頭,雖然身高接近兩百一十公分,但仍盡可能保持低調。而剛走進門的保鑣則是一頭淡金髮,穿著刻意剪短的T恤,兩耳戴著銀海盜耳環,總之不是個想被人忘記或忽略的人。
「阿諾‧布蘭特,」巴特勒說。「我聽說過你。」
布蘭特站在強‧史匹羅的身旁。
「巴特勒。巴特勒家族的一員,」他帶著紐西蘭拖長音的腔調說。「聽說你們是最厲害的。這是我聽說的。希望我們不必去驗證這點。」
史匹羅大笑,聽起來就像是一盒蟋蟀在叫。
「阿諾,拜託,他們是朋友。今天不是威脅人的日子。」
這點巴特勒可不確定。他的軍人第六感正像一窩黃蜂般在他的腦中嗡嗡作響、發出警告。有危險了。
「好了,朋友。言歸正傳,」史匹羅說,一雙窄又黑的眼睛盯著阿提米斯。「我飛越大西洋的一路上都迫不及待想知道,你到底要給我看什麼?」
阿提米斯皺起眉頭,他原本希望等到午餐後再來談生意。
「你要不要先看看菜單?」
「不用了。我現在吃得不多了。主要都是吞藥丸和吃流質的東西。腸胃問題。」
「好吧。」阿提米斯說完將一個鋁製行李箱放在桌上。「那就來談生意吧。」
他打開行李箱,箱裡的藍色泡棉中央放著一個紅色方塊,大小和一個MD隨身聽差不多。
史匹羅用領帶末端擦了擦眼鏡。「這是什麼東西,孩子?」
阿提米斯將這個閃亮的盒子放在桌上。
「這是未來,史匹羅先生。大幅超前的未來。」
強‧史匹羅靠過來仔細看。
「我覺得看起來就像個紙鎮。」
阿諾‧布蘭特在竊笑,用嘲弄的眼神看著巴特勒。
「那我就來示範一下吧。」阿提米斯說完拿起這個金屬盒子按了一個鈕,這個機器彷彿有了生命一般一節節向後滑,露出喇叭和螢幕。
「好極了,」史匹羅喃喃地說。「我飛了三千英里來看一台微電視?」
阿提米斯點頭說:「是一台微電視,但也是一台聲控電腦、手機和診斷輔助機器。這個小盒子可以讀取任何平台上的任何資訊,包括電子和生物平台,也可以播放影片、光碟、DVD、上網、收電子郵件、駭進任何電腦。它甚至可以掃描你的胸腔測你的心跳有多快。電池能續航兩年。當然,它完全不需要接線。」
阿提米斯停頓了一下,讓對方消化這些資訊。
史匹羅眼鏡後的眼睛似乎變大了。
「你是說,這個盒子……?」
「會淘汰掉其他所有科技。你的電腦工廠會變得一文不值。」
這位美國人做了幾次深呼吸。
「但怎麼辦到……怎麼辦到的?」
阿提米斯將這個盒子翻過來,背面有個紅外線感測器輕輕閃動。
「這就是祕密所在,一個全能感測器,可以讀取你叫它讀取的任何東西。如果有內建原始碼,它還可以跨接你選定的任何衛星。」
史匹羅搖搖手指。「可是那不合法對吧?」
「不對,不對,」阿提米斯笑著說。「目前還沒有法律禁止這個,相信在這個產品問世後至少兩年內也不會有法律禁止。你看看政府花多久時間才關閉Napster。」(譯註:Napster提供線上音樂分享服務,是第一個被廣泛應用的點對點音樂共享服務,便於音樂愛好者共享音樂。後來遭到業界指控其大規模侵權。)
這位美國人把臉埋進手掌裡。太多資訊讓他一時難以消化。
「我不懂。這比我們目前擁有的任何科技都超前了好幾年,不,好幾十年。你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孩子,是怎麼辦到的?」
阿提米斯想了一下。他該怎麼說?該說是因為巴特勒在十六個月前擊敗了下域警察緝捕小隊,沒收了他們的精靈科技?然後他,阿提米斯,用這些零組件打造了這個神奇的盒子?這些話恐怕不能說出口吧。
「就當作我是個非常聰明的男孩吧,史匹羅先生。」
史匹羅瞇起眼睛。「也許沒有聰明到你希望我們認為的程度。我要看你展示用法。」
「很合理。」阿提米斯點點頭。「你有手機嗎?」
「當然。」史匹羅將他的手機放在桌上,是分裂晶片公司的最新機種。
「我想應該有做資安設定吧?」
史匹羅驕傲地點頭。「五百位元加密,最頂級的防護。沒有密碼絕對進不了Fission 400。」
「來試看看吧。」
阿提米斯將感測器對準手機,螢幕立即顯示這支手機的內容。
「是否下載?」一個機器的聲音透過喇叭詢問。
「好。」
不到一秒便完成。「下載完成,」這個盒子說道,彷彿帶有一絲沾沾自喜的語氣。
史匹羅大吃一驚。「我不相信。這個系統花了我兩千萬美元。」
「一文不值啊,」阿提米斯說,將螢幕給對方看。「你想打電話回家嗎?還是挪動一些資金呢?你真的不應該把銀行帳號存在SIM卡裡。」
這名美國人思索了一會兒。
「這是騙局,」他最後表示。「你一定知道我的手機,然後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不要問我是什麼方法,總之你一定是事前就已經駭進我的手機了。」
「這種推測很合理,」阿提米斯承認。「如果是我也會這樣懷疑。那你隨便指定一個測試方法吧。」
史匹羅環顧餐廳,用手指敲著桌面。
「那裡,」他指著吧台上方的錄影帶架說。「播放其中一卷帶子。」
「就這樣?」
「一開始就先這樣吧。」
阿諾‧布蘭特極為招搖地將那些錄影帶翻了一遍,最後選了一卷沒有貼任何標籤的帶子。他將那卷帶子用力朝桌上一放,將桌面上的刻花銀餐具震到彈了起來。
阿提米斯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將這個紅色盒子直接放在錄影帶上。
小電漿螢幕上立即顯示這卷帶子的內部影像。
「是否下載?」盒子問。
阿提米斯點頭。「下載,改善畫質再播放。」
這項操作又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完成。接著便開始播放英國某部老連續劇的其中一集。
「DVD畫質,」阿提米斯說道。「不論輸入的內容是什麼,C方塊都能改善補強。」
「什麼?」
「C方塊,」阿提米斯又說了一遍。「我替這個小盒子取的名字。我承認這個名字取得有點直白,不過很合適。C Cube──這個方塊可以看見所有東西。」
史匹羅猛然拿起錄影帶。「檢查一下,」他下了命令,將錄影帶拋給阿諾‧布蘭特。
這位淡金髮保鑣打開吧台的電視,將錄影帶送進播放器的開口。螢幕上出現連續劇《加冕街》。雖然是同一集內容,但畫質完全不同。
「相信了嗎?」阿提米斯問。
這位美國人撥弄著他許多手環的其中一個。
「快了。最後一個測試。我覺得政府正在監控我,你能查清楚有沒有這回事嗎?」
阿提米斯想了一下,然後再度向紅色盒子下指示。
「方塊,有沒有偵測到任何監控波集中在這棟建築物裡?」
機器呼呼作響了一會兒。
「最強的離子波位於正西方八十公里外,由美國編號ST1132P的衛星發出。這顆衛星登記在中央情報局名下。預估抵達時間八十分鐘。另外有數個綠警探測波連接至……」
阿提米斯按下靜音鍵,阻止方塊繼續說下去。顯然這台電腦的精靈電子零件也能偵測到下域的科技。他得修改這點才行。如果這些資訊被奸人取得,會對精靈族的安全造成很大威脅。
「搞什麼鬼,小子?那個盒子還在說話啊。綠警是誰?」
阿提米斯聳聳肩。「正如你們美國人常說的,不付錢就沒得玩囉。一個示範就夠了,中情局的情報已經夠重要了。」
「中情局啊,」史匹羅低聲說。「他們懷疑我偷賣軍事機密。為了追蹤我,他們還特地把一顆衛星拉出軌道。」
「也說不定是因為我,」阿提米斯說。
「也許是因為你,」史匹羅同意。「現在這樣看,你真的是愈來愈危險。」
阿諾‧布蘭特嘲弄地笑了起來。
巴特勒無視於他的反應。他們之中總得有人表現得專業一點。
史匹羅將指關節折得喀喀作響,阿提米斯很討厭這種習慣。
「我們有八十分鐘,所以來好好談正經事吧,小子。這個盒子要多少錢?」
阿提米斯心不在焉,他的注意力被方塊差點洩漏的綠警資訊拉走了。一不小心他就差點把這些地下朋友的資訊洩漏給鐵定會剝削他們的那種人了。
「不好意思,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這個盒子多少錢?」
「首先,它是個方塊,」阿提米斯糾正對方。「其次,這東西是非賣品。」
史匹羅充滿威脅性地深吸一口氣。「非賣品?你叫我大老遠飛過大西洋看你展示這個根本不打算賣的東西?現在是怎樣?」
巴特勒把手放在腰帶裡的手槍槍把上,阿諾‧布蘭特也將一手伸到背後。情勢緊張升溫。
阿提米斯將兩手指尖併攏。「史匹羅先生。強。我不是個大笨蛋,我明白這個方塊的價值。就算拿出全世界的現金也不夠買這個東西。不論你出價多少,一個星期內它的價值就會暴增十倍以上。」
「那你到底想做什麼交易,法爾?」史匹羅咬著牙問。「你要跟我做什麼生意?」
「我給你十二個月。只要出價合理,我就讓我的方塊晚一年上市。」
強‧史匹羅把玩著他的刻名手環,這是他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你會晚一年發表這項科技?」
「沒錯。這應該會讓你有充分的時間在公司股價暴跌之前拋售持股,然後用這筆錢買進法爾企業的股票。」
「根本沒有法爾企業這家公司。」
阿提米斯露出得意的笑容。「會有的。」
巴特勒輕捏了一下他老闆的肩膀。引誘強‧史匹羅這種人並不是什麼好主意。
但史匹羅根本沒空留意阿提米斯的嘲弄。他正忙著算計,把他的手環當成安神念珠一般不停轉動。
「你要多少?」最後他終於開口問。
「黃金。一公噸,」法爾莊園的繼承人回答。
「那是一大筆黃金。」
阿提米斯聳聳肩。「我喜歡黃金,可以保值。不管怎麼說,和這筆交易能讓你保住的錢相比,根本是九牛一毛。」
史匹羅開始思考。他身旁的阿諾‧布蘭特繼續瞪著巴特勒。法爾的保鑣隨意地眨著眼:如果真的動起手來,眼球乾澀只會降低他的優勢。瞪來瞪去比狠樣是外行人才會有的表現。
「假如我不接受你開的條件呢?」強‧史匹羅說。「假如我決定現在馬上把你的這個小東西帶走呢?」
阿諾‧布蘭特的胸膛又更挺出來一點。
「就算你把這個方塊搶走,」阿提米斯笑著說,「對你也沒有用。這個科技太先進,你的工程師根本沒看過。」
史匹羅微微露出陰冷的笑容。「喔,我相信他們遲早會搞懂的。就算得花上幾年,對你也沒影響了。你要去的地方用不著這個東西了。」
「如果我去了哪裡,C方塊的祕密也會跟我一起去。它的每項功能都用我的聲紋加密,這可是非常高難度的密碼。」
巴特勒膝蓋微彎,準備向前撲。
「我敢說我們一定能解開這個密碼。我的分裂晶片裡有一大群團隊。」
「抱歉,我對你的『一大群團隊』毫無欽佩之意,」阿提米斯說。「從以前到現在,你們一直落後鋒提科技好幾年。」
史匹羅馬上跳了起來,他最痛恨別人提到那個鋒開頭的詞。鋒提科技是唯一股價高於分裂晶片的通訊公司。
「好了,小子,你玩夠了。現在輪到我了。我得趕在衛星波抵達這裡之前離開,不過布蘭特先生可以晚點走。」他拍拍他保鑣的肩膀。「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布蘭特點點頭。他很清楚,也很期待。
從他們見面到現在,阿提米斯第一次忘了午餐,完全將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情況。這跟他計畫的不一樣。
「史匹羅先生,你不是認真的吧。我們在公共場所,四周都是百姓。你的人不可能打得過巴特勒。如果你繼續做這些荒唐可笑的威脅,我就不得不撤回我的提議,立刻將C方塊公諸於世。」
史匹羅雙掌撐在桌上。「給我聽好,小子,」他低聲說。「我喜歡你。再過個幾年,你也許可以變得像我一樣。但你可曾拿槍指著別人的頭扣扳機?」
阿提米斯沒有回答。
「沒有吧?」史匹羅咕噥著。「我想也是。有時候就只需要一樣東西,就是膽識。這是你沒有的。」
阿提米斯說不出話來。從他滿五歲以來,這種情況只出現過兩次。巴特勒出面打破了沉默。硬碰硬的威脅比較屬於他的領域。
「史匹羅先生,少唬我們了。布蘭特的塊頭或許很大,但我可以像折小樹枝一樣把他折成兩半。之後就沒人阻止我對付你了。請相信我,你不會想搞到這種局面。」
史匹羅咧嘴一笑,露出彷彿抹了一層糖蜜的老菸槍黑牙。
「喔,我可不認為沒人阻止你對付我喔。」
巴特勒有一種完蛋了的感覺。就是那種當十幾個步槍雷射瞄準器的光點對著你的胸口時,你會有的感覺。他們被算計了。史匹羅的謀略居然更勝阿提米斯一籌。
「嘿,法爾?」這名美國人說。「你的午餐怎麼這麼久還沒送來呢?」
此時阿提米斯才明白他們惹了多大的麻煩。
 
˙˙˙
 
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史匹羅一彈指,恩芬餐廳裡的每一位顧客都從大衣裡抽出武器。那位八十歲的老太太骨瘦如柴的手裡拿著一把左輪手槍,突然間看起來威脅性大增。兩名武裝服務生從廚房走出來,手裡拿著折疊托機槍。巴特勒連吸一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史匹羅將鹽罐推倒。「將軍。小子,我贏了。」
阿提米斯努力集中精神。一定有辦法可以逃脫,永遠都有辦法可以逃脫的。但他想不出辦法。他被算計了,而且可能要因此丟了命。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類的計謀勝過阿提米斯‧法爾。然而,這種事情只要發生過一次他就玩完了。
「現在我得走了,」史匹羅接著說,將C方塊放進口袋裡。「得趕在衛星波還有其他那些人抵達之前。那個綠警,我從來沒聽過這個單位。不過只要我讓這個小玩意兒開始作用,到時他們就會希望自己從來沒聽說過我。和你做生意很有趣。」
史匹羅走向門口時對他的保鑣眨個眼。
「阿諾,你有六分鐘。美夢成真了,對吧?你可以成為打倒終極強者巴特勒的那個人。」他轉身面對阿提米斯,忍不住最後再嘲諷他一次。
「喔,對了──阿提米斯,這不是女生的名字嗎?」說完他就離開了,混入大街上來自各種文化的觀光客人潮中。
老太太在史匹羅走出去後便將門鎖上,落鎖的聲音在餐廳裡迴盪。
阿提米斯決定先發制人。「好吧,各位先生女士,」他說,試著不去直視那黑漆漆的槍口。「我相信我們可以達成某種協議。」
「安靜,阿提米斯!」
阿提米斯的大腦花了一點時間才明白巴特勒是在命令他安靜。而且實際上還是用最無禮的語氣。
「你說什麼……」
巴特勒一手摀住他老闆的嘴巴。
「安靜,阿提米斯。這些人都是職業殺手,不會跟你討價還價。」
布蘭特轉了轉頭,讓脖子的肌腱發出喀答聲。
「你說對了,巴特勒。我們是來這裡殺你們的。史匹羅先生一接到你的電話,我們就開始派人過來了。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會上當,真是的,你一定是老了。」
巴特勒也不敢相信。以前他一定會提早一週先去監控任何會面地點,然後才敢確定安全無虞。也許他真的老了,但現在他很可能沒機會再繼續變老了。
「好吧,布蘭特,」巴特勒在對方面前攤開雙手說。「就你和我,一對一單挑。」
「非常高貴的情操,」布蘭特說。「我想那應該是你的亞洲血統給你的榮譽感吧。至於我呢,我沒有任何情操。如果你以為我會冒險讓你逃出這裡,那你就瘋了。這是個很單純的情況。我開槍射你,你被我射死,沒有什麼對峙或是對決。」
布蘭特好整以暇地將手伸向腰間。急什麼呢?巴特勒只要動一下,他身上就會多出十幾個彈孔。
阿提米斯的大腦似乎當機了,平常源源不絕的點子已經乾涸。他心想:我要死了,我不相信會這樣。
巴特勒正在說話。阿提米斯決定他應該好好聽巴特勒說話。
「約克的李察打了敗仗,」這位保鑣特地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說著。(譯注:原文為Richard of York gave battle in vain,是英國教小朋友記住彩虹七色的口訣。)
布蘭特正將滅音器裝在他的陶瓷手槍槍口上。
「你在說什麼?講什麼廢話?不要告訴我那個終極強者巴特勒被嚇傻了!我一定要告訴大家。」
但那位老太太卻若有所思。
「約克的李察……我知道這句話。」
阿提米斯也知道。這是用磁鐵吸在桌子下方的精靈音波手榴彈的語音起爆密碼,只差一點就是完整密碼。這是巴特勒的小小安全裝置之一。他只需要再說一個詞,這顆手榴彈就會引爆,讓強力音波穿過整棟建築物,炸開每一片窗戶和耳膜。這種爆炸不會冒煙或起火,但方圓十公尺內所有沒戴耳塞的人都會在大約五秒鐘後感受到強烈的痛苦。只要再一個詞就行。
那位老太太用左輪手槍的槍管搔頭。
「約克的李察?我想起來了,學校的修女教過我們。約克的李察打了敗仗。這是背誦的口訣吧,教人背彩虹的顏色。」
彩虹,就是那最後一個詞。還好阿提米斯及時想起來,趕緊放鬆下顎。如果他緊咬著牙,他的牙齒會像糖玻璃一般被音波徹底震碎。
手榴彈引爆,傳送出高壓音波,將在場的十一人震飛到房內最遠處,直到他們各自撞到不同的牆壁。幸運一點的人撞穿隔板直接飛了出去,倒楣一點的人則是撞上空心磚牆。傳出東西碎裂的聲音。當然碎的不是空心磚。
阿提米斯在巴特勒的熊抱下安然無恙。這名保鑣緊靠著一個結實的門框,將這個被音波炸飛的少年緊緊抱在懷裡。他們比史匹羅的殺手們還多了其他幾個優勢:他們的牙齒完整無缺、身上沒有任何複雜性骨折,而且音波過濾海綿密封了他們的耳道,保護他們的耳膜免於破裂穿孔。
巴特勒檢視房內。那些殺手全都倒在地上兩手摀著耳朵。他們會有好幾天一直維持鬥雞眼的狀態。這名男僕從肩槍套中抽出他的西格紹爾手槍。
「待在這裡,」他命令。「我去檢查廚房。」
阿提米斯坐回他的位子,顫抖地吸了幾口氣。四周塵土飛揚,哀叫聲此起彼落。巴特勒再度救了他們兩個人一命。還有一線希望。他們甚至可能趕在史匹羅出境前抓到他。巴特勒在希斯洛機場安檢科有熟人:席德‧康蒙斯是巴特勒在蒙地卡羅執行保鑣勤務時曾經共事過的前美國綠扁帽特種部隊隊員。
一個巨大身影出現,遮住了陽光。是巴特勒偵察完畢回來了吧。阿提米斯深呼吸,感覺異常地感動。
「巴特勒,」他開口說道。「我們真的一定要好好談談給你加薪……」
但這個人並不是巴特勒,而是阿諾‧布蘭特。他兩手各拿著一樣東西。左手掌上有兩個黃色的小錐形泡棉。
「耳塞,」他從斷牙吐出這幾個字。「我在槍戰前一定會戴耳塞。是個好習慣,對吧?」
而布蘭特的右手則是拿著那把裝了滅音器的手槍。
「先幹掉你,」他說。「然後再做掉那隻人猿。」
阿諾‧布蘭特拉起擊錘,很快地瞄準開了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