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 青小說
書名/ 現形師傳奇I:現形師的女兒
書系/ 青小說
作者/琳恩‧卡波布(Lene Kaaberbol)
出版社/博識出版
出版日/2017-11-01
ISBN/9789869533324
規格/平裝 256
定價/280 優惠價/210

安徒生之後,丹麥兒童文學新高峰。
被喻為丹麥的J‧K‧羅琳──琳恩‧卡波布,經典之作首度在臺出版!
 
★全系列熱銷突破500,000冊、全球售出26國版權。
★改編電影獲丹麥金像獎最佳兒童電影。
★改編音樂劇吸引超過11萬大小朋友購票觀賞。
★和《黑暗元素》三部曲、《納尼亞傳奇》並駕齊名。
★ 佛光大學外文系主任 游鎮維 專文賞析;奇幻作家 陳郁如 專文推薦
★ 李偉文(親子教育作家)、季潔(廣播金鐘獎少年節目主持人)、吳在媖(兒童文學作家)、凃翠珊  ∕ 北歐四季 (作家)、徐永康(台灣兒童閱讀學會理事長)、梁語喬(教育部閱讀推手)、陳安儀(親職作家)、番紅花(作家)……閱讀推手、知名作家,高度推薦!
 
現形師只要直視他人的眼睛,就能看穿對方內心深處的祕密和引以為恥的事。十一歲的迪娜從母親那裡繼承了現形師的強大力量,但她卻寧可不要這種天賦。因為能看穿人心的一雙眼睛,讓她跟其他村民愈來愈疏遠,村裡的小孩也怕跟她視線交會,所以都不想跟她一起玩。
 
一日,督拿鎮的信使上門來找迪娜的母親,希望藉助現形師的力量,解開一起慘絕人寰的凶殺案。母親前往督拿鎮之後卻遲遲未回。迪娜焦急之下聽信了陌生人的說詞,踏上前往督拿鎮的路,也因此展開了闖越龍坑、揭發凶案和救回母親的驚險旅程。
 
作者
琳恩‧卡波布
Lene Kaaberbøl
 
十五歲就發表第一部作品,如今已是丹麥當代最受歡迎及最具國際聲望的兒童小說家。《現形師傳奇》是她的暢銷代表作,至今已售出二十六國版權,曾獲得「丹麥學校圖書館員獎:最佳兒童小說」、「丹麥書商協會BMF童書獎」、「北歐學校圖書館員協會獎:最佳童書」及「丹麥BØFA文化獎」,還曾改編為電影及音樂劇,光是音樂劇就賣出了十一萬張票的驚人票房。《現形師傳奇》的英文版是卡波布親自翻譯,曾入圍英國的兒童文學翻譯獎Marsh Award。(本書即譯自卡波布翻譯的英文版。)
 
她談到這部作品的靈感來源:「七歲的時候,我是玻璃做的,至少我媽這麼認為。我心裡在想什麼,她都可以一眼看穿。如今,必要的話,我可以面不改色在人前說謊。但假如世界上有個女人只要看著你的眼睛,就能看穿你所有的矯飾偽裝,那會是怎樣呢?現形師會是非常有用也有必要存在的一種人,但也是會讓你坐立難安的人。如果她剛好是你母親的話,跟她相處想必是一大考驗。」
 
卡波布也寫成人讀物,《行李箱男孩》(與Agnete Friis合著)是她享譽歐美的犯罪小說傑作。
 
專職寫作之前,她曾做過高中老師、文案寫手、編輯、清潔員和馬術教練。目前定居於英吉利海峽上的薩克島。
 
譯者
謝佩妏
 
清大外文所畢,專職譯者。
 
丹麥學校圖書館員獎 最佳兒童小說
丹麥書商協會BMF童書獎
北歐學校圖書館員協會獎 最佳童書
丹麥BØFA文化獎
 
這本書並沒有道德的說教,裡面一再提到的羞恥心跟道德觀,都在主角們面對困境時一一浮現。每個人,不管是高高在上的領主、公爵,還是低下的守衛、貧民,大家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不願他人知道的祕密,面對過往都會感到痛苦。但是這樣深刻的話題卻不會讓整個故事顯得枯燥。母女的感情、朋友間的友情、惡龍的描述、打鬥的場面、勾心鬥角的情節、中古世紀場景的刻畫等等,都讓人忍不住一直想看下去,心情也跟著精彩的故事起伏,等不及想繼續看之後的續集。
──陳郁如 奇幻作家
 
女主角因為一個特殊的天賦交不到朋友,這個天賦卻也帶領著她進入了一個危險又奇幻的故事中。
 
故事場景描寫得非常精采,不管是溫馨的櫻桃樹小屋,還是擺著瓶瓶罐罐煉金術士的家,每一幕都在字與字的堆砌下栩栩如生。而透過文字的發散,一下子傳來的是摻著蜂蜜的烤蘋果香,一下子又是充滿龍坑裡揮之不去的腐臭味,各種感官傳神的摹寫;加上緊湊又令人緊張的情節,夾雜著仇恨與仁慈、背叛與勇氣等各項心性;尤是是那份人們總會選擇隱藏起來的羞恥心,令人忍不住自問:「我敢直視現形師的眼睛嗎?」
 
這是一本故事性強,想像力又極其豐富的好書,值得一讀。
 ──梁語喬 教育部閱讀推手
 
人的眼睛是靈魂住的地方,你曾經因為看著一個人的眼睛而了解他的心事與過往嗎?現形師的女兒,她就有這種能力。這種能力是詛咒還是天賦,會讓她神氣還是痛苦?而你,敢不敢直視她的眼?如果你喜歡看奇幻小說,這一本我絕對推薦。如果你只看精彩的小說,那我還是推薦這一本。
──吳在媖 兒童文學作家
 
故事情節緊湊,文字流暢好讀,探究少女成長歷程中,堅守內心善性,實踐外在勇氣,讀後讓人回味不已。
──徐永康 台灣兒童閱讀學會理事長
 
《現形師的女兒》讓我們能帶著想像力,跟著書中的主角一起勇敢向前,學習真誠地活著,做最美好的自己!
──季潔 廣播金鐘獎少年節目主持人
 
我停不下來地把它一口氣讀完!
──Tamora Pierce 美國知名奇幻作家
 
全系列冊冊扣人心弦;讀完後,書中內容久久縈繞心頭。這正是經典小說的特徵。
──Kimberley Reynolds 英國新堡大學教授
 
作者把這個精彩的故事提升到一個新的境界,讓奇幻小說獲得了自身存在的意義,不再只是一種娛樂。她為原型注入了真實的血肉。
──丹麥《政治報》Politiken
 
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毫無冷場,一個多餘的場景都沒有,讀者肯定會直呼過癮。
──丹麥《週末報》Weekendavisen
 
卡波布精緻化了青少年文學的倫理敘事與藝術手法。《現形師的女兒》在許多方面都是一本重要的書,帶起該國多年來風頭最健的出版盛事。
──《瑞典日報》Svenska Dagbladet
 
情節細膩,文筆精湛,這部作品是了不起的成就。
──法國《十字架報》La Croix
 
這類小說的獨創新作……連男生也會愛上。惡龍、巫術和戰爭全部都有,但這部驚險刺激、思想深刻的系列小說,其實也在探討成人世界的種種侷限和爾虞我詐。
──英國《泰晤士報》Times
 
我們常用「欲罷不能」來形容一本好小說,卻並非每次都讓人心服口服。但用在這本書上絕對不假,而且十倍有餘。這本書真正讓我欲罷不能啊!
──英國《學校圖書館員季刊》The School Librarian
 
跟菲力普‧普曼的《黑暗元素》三部曲和C‧S‧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相比毫不遜色。
──美國《書單雜誌》Booklist
 
引人入勝、步調快速的奇幻╱懸疑小說,充滿刺激的打鬥和曲折的情節。唯一的問題是:第二集啥時會出?
──《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The Bulletin of the Center for Children's Book
 
可愛的角色和新奇有趣的神奇力量為故事更添趣味──迫不及待要讀下一集。
──《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經典的奇幻冒險故事,包含恰到好處的人物刻畫、權力鬥爭、密謀背叛,還有吃人巨龍,肯定會大受歡迎。
──《青少年支持之聲》VOYA
 
  嚴格說來,我會被惡龍咬,其實不是希拉的錯。她剛好就在督拿鎮的信使找上門的那天,潑了我一臉的乳清,或許完全只是巧合。可是,每當我手臂痛的時候……每當我想念櫻桃樹小屋、那裡的洋梨樹,還有我們家養的小雞……我就又會生起她的氣。
  希拉是磨坊主人的女兒。他們家有六個小孩,只有她一個女生,也許這就是她變成討厭鬼的原因。希拉只要想要一樣東西,不管是蜂蜜麵包、緞帶或是一套全新的「王子屠龍」畫筆,只要眨眨睫毛,用甜滋滋的聲音撒撒嬌就能如願。她有一雙藍紫色的眼睛,一笑起來就會露出迷死人的酒窩。她爸什麼事都順著她。只要有人欺負她或惹到她,她就會跑去跟幾個哥哥告狀。他們家的男生幾乎從會走路就到磨坊裡幫忙。把一袋袋穀粒拋來拋去對他們來說輕而易舉,好像裡頭裝的是羽毛似的。這裡的人都不會想跟他們作對,連我哥達文也是,即使達文其實偶而還滿喜歡找人打架的。大多時候,希拉都很習慣對人予取予求。
  平常我都會跟她保持距離。可是,那天從一大早我就很不順。先是被我媽訓了一頓,因為前一天我把圍巾忘在柴房,弄得整條圍巾溼答答。後來我又跟達文吵架,然後我妹梅麗(今年四歲的磨人精)把我的布娃娃的眼睛挖出來。我氣炸了!就算我大到不該再玩娃娃了又怎麼樣?娜娜是我的布娃娃,梅麗甚至沒問過我就把娃娃拿走。我受夠了這個家,不想再待在家裡,所以就走去馬廄站了一會兒,把心裡的委屈說給烈焰聽。烈焰是我們家的棕色母馬,脾氣很溫馴,而且對大多數人都很有耐心。可是,後來達文牽牠到果園的洋梨樹叢裡吃草,馬廄裡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孤單又無聊。我知道媽媽要是看到我,一定會馬上找事讓我做,因為她認為工作最能忘掉不開心的事。所以,我沒多想就走上往村子的那條路。
  白樺村雖然不大,但我們也有自己的打鐵鋪、客棧、磨坊(希拉的爸媽開的),更別說還有十一棟大大小小的房屋和農舍。除此之外,還有像我們家的櫻桃樹小屋這樣的地方,雖然離村子有點距離,也仍算是村子的一部分。幾乎所有屋舍住的都是一家人,而且幾乎每家都有小孩,多的甚至有八個或十個。你會以為,有這麼多小孩,我要從中找到一兩個朋友應該不是問題,不然至少也有玩伴吧。但事實剛好相反。我是例外。現形師的女兒不能跟一般人相提並論。兩年前,有時我還可以找家裡開客棧的莎夏玩。可是後來莎夏愈來愈難直視我的眼睛,跟我在一起對她變成一大折磨。現在呢,她完全躲著我,跟其他所有人都一樣。
  於是,迎著狂風在泥巴路上跋涉大約一哩路之後,我終於走進村子,卻不知道來這裡要幹嘛。現在我已經很少來村子了,只會偶而來幫媽媽跑腿。我猶豫不決地站在村子的廣場上,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好像只是停下來喘口氣。補鍋匠賈諾斯推著他的手推車走過去,對我揮揮手,眼睛沒看我。打鐵鋪裡,里柯正在幫磨坊主人的灰馬釘上馬蹄鐵。他喊了我的名字,跟我說午安,但從頭到尾低頭彎身工作,沒抬起頭。後來,豆大的雨點開始劈里啪啦打在碎石路上,我再也無法假裝自己在悠閒地晒太陽。我走向客棧,可能只是因為自然而然的習慣。客棧大廳裡沒什麼人,只有一個房客在吃飯。那人長得跟熊一樣壯,看起來是從斯凱蘭山脈來的高地人,大概是夏天來當商隊保鏢打零工,現在要回家過冬了。他朝我的方向好奇地匆匆一瞥,甚至還不知道我是誰,就直覺地別過頭,迴避我的目光。
  莎夏的媽媽正在櫃臺後面擦玻璃杯。
  「哈囉,迪娜,」她客氣地說,眼睛盯著手中的杯子不放。「需要幫忙嗎?」
  要是我說「看著我」,她會怎麼反應?但我當然沒這麼說,只問:「莎夏在家嗎?」
  「不在,大概跑去磨坊玩了。」她往磨坊的方向抬了抬頭,眼睛還是不看我。
  我想,一切就是從這裡開始走樣的。我感覺得到熊熊的怒火在我體內燃燒,那些低垂的眼神和不經意轉頭背對我的人,都讓這把怒火愈燒愈旺。我知道只要我躲得遠遠的,他們就會好過得多。可是,又不是我自己想要一雙現形師的眼睛。我是我媽的女兒,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啊。當初莎夏不跟我玩的時候,我哭得有多傷心,到現在我都還記得。
  「我到底有什麼問題?」有一次我問媽媽。
  「你一點問題都沒有,」媽媽說。「你只不過是繼承了我的天賦。」她的表情既自豪又悲傷。我一點也不自豪,只覺得自己孤單又悲慘。要是可以把媽媽所謂的「天賦」丟掉,我一定會毫不猶豫把它丟得遠遠的。可惜那是不可能的。我擁有的這種天賦無論如何也擺脫不掉。
  要不是因為太生氣,我可能會直接走回家,可是我愈想愈不甘心。對,他們希望我離開他們的視線。對,這樣所有人都輕鬆多了。可是,那我怎麼辦?我也有權利待在這裡,有人說話、有人作伴啊……這樣的要求不算太高吧?當我邁開大步穿過廣場,走上磨坊街的時候,那種不甘心的感覺就像一塊異物,熱燙燙的堵住我的喉嚨。
  「有什麼事嗎,迪娜?」磨坊女主人艾蒂看到我的時候問。她急著把衣服收進屋裡,免得雨又把衣服打溼。
  「我在找莎夏,」我說。
  「他們應該都在乾草穀倉那邊,」她口齒不清地說,因為嘴裡咬著晒衣夾。她眼睛當然盯著床單和衣服不放,看都沒看我一眼。
  我穿過院子,低頭走進穀倉門。裡面一片陰暗,不過有人用大頭菜刻了一些燈籠還插上蠟燭,看起來就像會發光的骷髏頭。穀倉裡看起來既舒適又有點嚇人。希拉坐在充當王座的乾草車上,肩上披著粉紅色床單,金黃色頭髮上戴著小雛菊編成的花冠。其他女生排成半圓圈圍繞著她,莎夏就站在她們中間。她戴著她爸的舊絨帽,正努力背出〈浮雲遊子我的愛〉這首詩的全部十二小節。我走進去的時候,莎夏正好背到第七小節。她背得七零八落,中間還卡住兩次,終於又接著背下去的時候,竟然把第七和第八小節整個搞混了。
  他們正在玩「向公主求婚」的遊戲,演公主的當然是希拉。如果我對希拉的了解沒錯,她一定會想辦法刁難追求者,提出難上加難的任務,不讓他們有機會搶到王位。這個時候,其他「追求者」開始對可憐的莎夏喝倒采,希拉一臉高傲地請這位運氣不佳的追求者離開,改天再來。接著,她看到了我,高傲的姿態有些動搖。
  「你來幹嘛?」
  「來向公主求婚啊,」我說。「不然呢?」
  「又沒有人邀你,」希拉不客氣地說。她低頭看指尖,刻意擺出一副抬頭看我有失尊嚴的模樣。「莎夏,你說,你記得我們有邀現形師家的小孩嗎?」
  莎夏看著地板含糊地應了一聲。這時候我再也忍無可忍。
  「希拉,你或許以為自己是公主,」我氣呼呼地說,「可是你的行為卻像蝨子。」
  她抬起頭,差點直視我的眼睛。「我就給你蝨子,你這個——」她突然停住,像在重新盤算。「不……我很抱歉,」她改口。「這樣也許對你不公平。迪娜,如果你真的想跟我們一起玩,歡迎你加入。」
  周圍的人都驚訝得倒抽一口氣,我也不懂她為什麼突然改變心意。寬宏大量可不是希拉的強項。
  「你說真的嗎?我可以跟你們一起玩?」
  「你不就是想一起玩嗎?」
  「嗯。」
  「那好。你來跟我求婚吧。」
  或許這就是希拉的詭計——看我跪在她面前。我有點被羞辱的感覺,但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跟達文和梅麗以外的小孩玩,稍微放低姿態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我解開斗篷,把它甩到一邊肩膀上,這樣看起來更像騎士的披風。莎夏把那頂絨帽丟給我,眼睛抬都沒抬一下。
  「哦,高貴的白百合公主,請把芳心託付給你眼前的騎士吧,」我吟誦,像個稱職的騎士。
  「我願意將心託付給你……但你要先在眾人面前證明你值得託付,」希拉接著吟誦。
  「我的機智、我的才能、我的力量、我的勇氣……全都任你差遣,因為我只求為你效力。」
  「我的騎士,你要先通過我的考驗……困難重重的三項考驗。第一項考驗即是……」希拉故意把最後幾個字拉長,像在拖延時間。但看她臉上的笑容,我就知道她早就想好了。「唱出〈浮雲遊子我的愛〉全部十二個小節……而且要蒙住眼睛、單腳站立!蒂亞,把你的頭巾借給她。」   
  蒙住眼睛、單腳站立實際做起來沒有聽起來那麼簡單。幸好,後來頭巾沒有綁太緊,瞇著眼睛沿著鼻子往下看時,我還看得到穀倉地板上的稻草,不至於完全失去平衡感。況且,我的記性比莎夏好多了。
 
浮雲遊子我的愛
鬼斧神工人人讚
補鍋補碗他都行
卻害姑娘心碎盡……
   
  我清楚感覺到周圍的咯咯笑聲和沙沙挪動聲,但他們別想害我分心!我一句又一句背出詩句,不去理會抖個不停的單獨站立的腿。就快撐不下去的時候,我集中精神,專心想著待會希拉不得不把王冠交給我時,臉色會有多難看。這麼一想,再多背幾句詩也就沒什麼了。正當我深呼吸一口氣,準備背出最後一段詩時,慘劇發生了。
  有個冰冰涼涼的東西潑到我臉上,我倒抽一口氣,但吸進去的不是空氣,而是一大口乳清。我整個人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猛咳,喘不過氣。乳清在我的喉嚨裡咕嚕嚕響,有些還流進我的鼻子,嗆得我好難受。一開始我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一扯下頭巾,看見希拉拿著空水桶站在那裡哈哈大笑,我就完全明白了。
  「滾,女巫的小孩,以後不要再跑來這裡!」希拉說,笑到差點岔氣。她只顧著笑,根本沒想到要逃。她應該要想到的。我從來沒有那麼生氣。我稍微喘了口氣就從地上爬起來,撲到她身上。希拉往後一倒,在地上躺平,我跨坐在她身上,雙手抓住她的臉,要她加倍償還。
  「看著我,你這隻愛炫耀的孔雀。看著我的眼睛!」
  希拉大哭大叫反抗,拚命要閉上眼睛,但她已經落進我手裡,我不會輕易放過她。「看著我!」我再次咬牙切齒地說,希拉似乎已經放棄抵抗。那雙紫藍色的眼睛輕輕張開,直視我的眼睛。
  「你這個自私自利、從小被寵壞的嬌嬌女,」我輕聲說。現在沒必要大聲了,希拉可以清楚聽到我說的話,就跟聽見自己內心的聲音一樣清楚。「我想不到你幫別人做過任何事,但我知道你為了讓別人順你的意而使過的各種小花招。我知道你手上戴的那只戒指是怎麼來的。我知道你怎麼逼莎夏把她最愛的藍色緞帶送給你。我知道你怎麼在你哥哥面前撒謊,慫恿他們把瘋子奈特痛打一頓。奈特做了什麼?不過就是追著你到處跑,因為他覺得你的頭髮很漂亮,就這樣而已!你滿口謊言。你那麼漂亮,那麼壞心,那麼卑鄙,那麼可惡,光看著你都讓我覺得噁心。我全都知道。你做的事,我全都知道。」確實如此。當我跨坐在她身上,對著她小聲說話時,我看見了她做過的每一件可惡的事。希拉像溺水一樣又叫又踢,拚命掙扎,卻還是脫不了身。我逼著她看清自己的真面目。我逼著她為自己看到的事情抬不起頭。
  有個女生靠過來想把我拉開,但我不過才轉頭看她一眼,她就嚇得往後跳,好像我往她身上吐了強酸。
  「你太壞心了,希拉,」我稍微提高音量說。「如果你以為這裡的人都真心喜歡你,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我站起來。希拉還躺在地上,哭得稀里嘩啦,看到的人都會以為我拿鞭子抽了她一頓。
  「還有你們這些人,」我接著說,「也好不到哪裡去。你們來這裡跟希拉公主求愛,只是因為你們都怕她,或是想從她那裡得到某些東西,不然就是喜歡她耍的小心機。去吧!去玩你們的遊戲吧,不用算我一個,因為我受夠你們了!」我環顧四周,但只有大頭菜燈籠發出的陰森光線無懼我的目光。我的憤怒開始動搖。這不是我想要的。這不是我希望的結果。但此刻我唯一能做的事,似乎只有離開這裡。
  我還沒走到門口,穀倉的一扇門就甩了開,希拉的爸爸站在門口。
  「你們在搞什麼?」他大吼。「希拉,怎麼回事?」
  希拉還是哭哭啼啼,沒回答。接著,磨坊主人清楚看見了我,馬上就決定該把錯怪到誰頭上。
  「你這個邪惡的小鬼,你對她做了什麼?要是你傷到我女兒,我就……」
  「我又沒碰——」但我話還沒說完,他就狠狠甩我一耳光,聲音在陰暗的穀倉裡迴盪。
  「你們這種人用不著動手,」他又吼。「回家去找你那個巫婆媽媽。要是再讓我逮到你欺負我家希拉……管你是不是現形師,我都會把你打得滿地找牙,就算要我先用布袋蒙住你的臉也一樣!」
  我連站都站不穩。頭因為挨了一記耳光而轟轟作響,嘴巴剛剛不小心咬到舌頭的地方泛起一絲血腥味。但我知道現在不是要人同情的時候。我抬頭挺胸走出去,盡可能把背挺直,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不管是希拉、莎夏或其他人,我全都不在乎。我頭也不回地大步走進雨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