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 迷小說
書名/ 山羊島的藍色奇蹟
書系/ 迷小說
作者/多利安助川
出版社/博識出版
出版日/2015-07-05
ISBN/9789866104626
規格/平裝 296
定價/350 會員價/315

明明一直渴望著死亡,

卻又瘋狂地想活下去的心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透過人力仲介從東京來到南方離島的年輕人,

一無所有的他決定放手一搏,製作島上特有的山羊起司。

面對自然環境的限制、島上的傳統與禁忌、島民的訕笑與敵意,

青年能否克服重重難關,成功做出起司中的極品──夢幻的帕西勒?

 

「說故事的道化師」多利安助川震撼人心的最新長篇小說

在他堅定的筆觸中,我們直視現實的殘酷,卻也見證了生命的強韌

 

■ 日本作家、明治大學教授∕新井一二三 專文導讀
■ 文學評論家、荒野夢二書店主人∕銀色快手
■《我的箱子》、《日本媽媽的臺菜物語》作者∕一青妙 感動推薦
■ 日本Amazon、讀書Meter網站、閱讀社群平台Booklog 讀者好評

 

 

飽受自殺衝動所苦的青年菊地涼介來到南方的安布里島,為的是尋找母親生前經常提起的那個「永遠懷抱希望的人」,解開埋藏心中多年的身世之謎。

涼介從那人口中得知,他與自己的父親曾矢志做出日本第一的山羊起司,卻落得傾家蕩產的下場,父親因而走上絕路。為完成父親未竟的夢想,也為了找回與父親的連結,涼介決定留在島上,挑戰製作最高等級的山羊起司──帕西勒。

國境之南溫暖遼闊的大海、鬱鬱蔥蔥的細葉榕原生林、閃爍著金色雙眸的山羊……在大自然的洗禮下、在與動植物的互動中,涼介對於「活著」這件事漸漸產生新的體悟,長久以來殘破不堪的生命也有了重新修補的可能。

 

 

 

多利安助川

詩人、作家、小丑、音樂人。一九六二年出生於日本東京,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東方哲學系。曾為廣播企劃、編劇。一九九○年組成「吶喊詩人會」,結合了詩的朗讀與龐克搖滾的表演方式在當時引起不少話題。一九九五至二○○○年間主持全國性的深夜廣播節目《正義的廣播》,深受國高中生喜愛。著書豐富,包括以「明川哲也」為筆名的《墨西哥人為什麼沒有禿子,而且死不了》、《花鯛》、《大幸運食堂》、《歌德語錄》;以「多利安助川」的名義出版的作品則有《和天才妙老爹一起讀「老子」》、《戀戀銅鑼燒》、《多摩川物語》等。目前以「說故事的道化師(小丑)」身分積極在日本各地活動。最愛藍紋起司和紅酒。

 

譯者 卓惠娟

任職出版相關工作十餘年,於不惑之年重啟人生,旅居日本三年返台後,逐步實踐二十歲時曾立下的夢想,專職翻譯工作。譯有《遺體》、《三星內幕》、《佛陀教你不生氣》、《超譯佛經》等。

部落格:譯網情深blog.roodo.com/lovetomo

 
 

 

名人推薦


多利安助川在部落格上寫道:開始考慮寫小說,是在紐約經歷了九一一事件,並且得知日本的自殺率高居全球之冠的時候。換句話說,他從最初就是想要透過寫小說替他人療傷的。這個人大概具有比普通人強好幾倍的感受性和愛的能力吧。
──
日本作家、明治大學教授∕新井一二三


讀完小說彷彿身心靈整個被徹底洗滌過一番,有著說不出的暢快;它喚醒了潛藏在我們體內孤獨與野性的本能,並達到了內在的和諧,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再讀一遍了。
──
文學評論家、荒野夢二書店主人∕銀色快手


茂盛蓊鬱的榕樹,還有溫柔海風輕拂著的「安布里島」,總讓我不自覺想起充滿人間溫情的台灣。
──
《我的箱子》、《日本媽媽的臺菜物語》作者∕一青妙


這是一個在哀傷、痛苦與未竟之事中潛藏著光明、希望與撫慰,能夠讓人感受到生命溫度的故事。讀完之後心會整個暖起來,是值得珍藏的一本書。
──
讀者 jasumin


我喜歡作者貼近弱者,卻不是只有寄予同情的態度。讀著讀著,覺得自己好像和故事中的角色並肩而行,一起經歷人類從脆弱一點一點變得堅強的過程,自己同時也從中得到勇氣。
──
讀者 nonchaka


活著本身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許唯有發現並接納自我內心的脆弱時,我們才能夠往前跨出一步吧。……讀完這本書後,一定能對未來抱著更積極樂觀的態度。
──讀者 pinza


這個故事使我了解到,我們的存在不是零散而獨立的,而是超越個體與物種的差異、超越時間與空間,與所有的生命互相連結。當你了解自己與其他生命的關聯、了解自己的位置時,就會變得謙虛並感到安心。
──
讀者 haru

 

 

 

 

 

 

一個小說家的誕生

文/日本作家、明治大學教授∕新井一二三

日語有個詞叫做「器用貧乏」,詞典解釋說是「手巧命苦」。本書作者多利安助川的經歷,似乎能夠用這個詞來形容。

多利安助川於一九六二年生於東京,少年時期在神戶、名古屋成長;就讀早稻田大學東方哲學系時期組織了劇團,兼任編劇和演員,後來團員之間的感情破裂,劇團因而解散。之後他成為商業雜誌的記者以及電視台的編劇,因為文筆精巧,寫作範圍涵蓋新聞報導與綜藝節目的劇本,很快便闖出名號。一九九○年代初,他前往天鵝絨革命後不久的捷克,因緣際會之下走訪了二戰時期奪走無數猶太孩童性命的納粹集中營,受到很大的震撼,因而決定放棄賺大錢的工作。回日本後,他把頭髮染成金色,剪了個雞冠頭的髮型,組織純文學龐克樂團「吶喊詩人會」並擔任主唱,也用起「多利安助川」這個藝名(註:「多利安」為Durian的音譯,意思是「榴槤」)。之所以選擇「多利安」,據說是被別人罵「你寫的詩太臭」的緣故。這不無文豪魯迅曾故意把自己的書命名為《二心集》的意味,似乎同時表示自我意識的強烈和脆弱。

一九九○年代後半,多利安助川在日本廣播電台主持一個名為《正義的廣播》的現場節目。每週六深夜十一點半到凌晨一點,他會接聽聽眾的電話,跟十幾個聽眾直接溝通,節目獲得年輕粉絲的熱烈支持。當年三十多歲的他,特別善於傾聽青春期男女的煩惱和心事,例如:戀愛、暴力、虐待、霸凌、援交、疾病等,他也因此獲得了「年輕人的魅力領袖」、「少年的救世主」等稱號。該節目的成功為他帶來許多電視和報刊的工作,內容多與輔導和諮商有關。他擔心自己將因此被定型為「人生指南專家」,於是在邁入千禧年之際,再度放下日本媒體界的一切工作,移居紐約,從事樂團活動。

一九九五年起多利安助川開始投入文字創作,寫過很多的書,包括自傳、散文、紀行、食記等,旅美時期更開始撰寫小說、發表繪本。儘管如此,在人們腦海裡,頂著金色雞冠頭的「吶喊詩人會」主唱的印象最為深刻。此外,紐約時期的他也以「TETSUYA」、「明川哲也」等不同的藝名在日本媒體上活動。他甚至為自己的著作畫起插圖,為研究甜點而取得點心專門學校的文憑。總之,讓人搞不清楚這個多才多藝的人到底想做什麼。二○○八年起,他組織「阿萊基諾洋菓子店」樂團(註:「阿萊基諾」即Arlecchino,意思是「小丑」),和團員兩人以小丑扮相在日本各地的小舞台上表演、朗讀、唱歌。

二○一三年二月,多利安助川的小說《戀戀銅鑼燒》問世,馬上引起了各方關注。小說的主人翁是個年輕的銅鑼燒店店長和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因為年少時候罹患了當時無法治癒的痲瘋病,幾乎一輩子都被迫關在隔離設施裡。這類牽涉到歧視、人權的主題,不僅多數寫作者極力避免,連出版社都敬而遠之,因為怕惹上麻煩,但多利安助川卻以誠懇的文筆寫出了一個簡單而動人的故事,這無疑是很大的成就。雖然最初遭到大出版社的拒絕,最後仍順利由童書出版的老字號 Poplar 社出版。不僅如此,世界著名的河瀨直美導演更將小說翻拍成電影,由永瀨正敏和樹木希林擔任男女主角,並於今年的坎城影展上映。

曾經是個非得以金色雞冠頭和「榴槤」那樣的藝名嚇唬大家不可的年輕人,邁入中年後,也還是個需要藉由小丑的裝扮才能夠上台表達心情和思想的詩人,但這回多利安助川終於蛻變為人格和文筆雙雙成熟的小說家了。因為有多年來在各領域累積的經驗,他的文筆特別熟練,給人一種「初出文壇卻已經是個十足的中堅作家」的感覺。或許這也要歸功於他曾在廣播節目中展現過的傾聽能力;因為善於傾聽,現實生活中他聽到了弱勢族群的心聲,聽到他們需要他人代為發聲的渴望。此外,據說他因為工作壓力太大生重病時,醫生禁止他喝酒,他這才開始注意到甜點。由於天生好學,他馬上申請函授課程,也親身實作,最後終於掌握了西式和日式甜點的做法。透過這個過程所習得的製作甜點的細節也完整呈現在作品裡,讓原本主題嚴肅的小說增添了不少教人親近的味道和質感。

緊接著《戀戀銅鑼燒》問世的這本《山羊島的藍色奇蹟》率先翻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也許跟故事背景是日本最南方、曾養殖山羊的海島有關係。這回故事的主人翁是個在人生旅程上迷路的年輕人,他曾在餐廳廚房做事,可是小時候跟父親離別在心裡留下的創傷老是隱隱作痛,於是他來到南方的島嶼,尋訪父親生前的摯友。這部小說的主角除了人類之外,還有山羊,甚至島嶼、海洋、原生林、洞窟等環境和颱風等自然現象也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書中關於「起司」製作過程的描述,更讓人見識到作者的興趣之廣泛、研究之深入。

利安助川在部落格上寫道:開始考慮寫小說,是在紐約經歷了九一一事件,並且得知日本的自殺率高居全球之冠的時候。換句話說,他從最初就是想要透過寫小說替他人療傷的。這個人大概具有比普通人強好幾倍的感受性和愛的能力吧。畢竟,疲憊而脆弱的人,最需要的是愛,而傾聽別人訴苦和給予食物,又是實踐愛的兩個方式。其實,榴槤除了散發臭氣之外,還是營養豐富、滋味迷人的水果大王,他會拿來當藝名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我極力推薦多利安助川的小說,也希望以《山羊島的藍色奇蹟》為出發點,他其他的作品都能夠透過翻譯到達各位台灣讀者的手中。

 

 

即刻展開心靈的冒險之旅

文/文學評論家、荒野夢二書店主人∕銀色快手

(本文涉及故事情節,請斟酌閱讀。)

讀這部小說,或許可以簡單地概括為一場「探索自我的旅程」。

一開始我和主角一樣,漫無目的晃蕩,只是試著在這個島上落腳,也沒有長遠的打算,似乎還找不到一個明確的主線,還不確定自己會讀到什麼樣的故事。隨著劇情逐步推展,登場人物的輪廓也變得愈來愈清楚。在島上落腳的三個青年,各自都有放不下的包袱;面對停滯不前的人生和無法突破的困境,三人不得不前進,卻又缺乏說服自己好好活下去的理由。

三人來到島上打工,除了負責協助船運卸貨等瑣碎而繁重的勞力工作之外,主要是幫忙島民完成水道的修築工程。在工頭的眼裡,他們是勉強堪用的廉價勞工;在島民的心中,他們是不折不扣的外來者;在橋叔的心裡,他們像是無家可歸的孩子,而這座島提供了暫避風頭的港灣。原本是再單純不過的工作,但隨著他們與島民的距離拉近,出現的問題也愈來愈多。

主角涼介的心態原本很消極,好幾次萌生了結生命的念頭。刀子劃過胸口的那一刻,他內心出現一個矛盾的聲音:「明明一直渴望著死亡,卻又瘋狂地想活下去的心情究竟是怎麼回事?」我也曾經歷過相似的心境。當一個人覺得自己走投無路時,眼前所見景物皆黯淡無光,充滿了絕望和挫敗感,即便如此卻還是抱持著些微的希望,期待有誰可以傾聽自己脆弱的心聲、可以為自己指引一條明路,或是一個值得去探索前行的方向。

就在涼介試圖跳向大海時,一隻山羊靠近他,像是上帝派來的使者般提醒他:人生的路還很長,活下去就有希望。這般令人安心的感覺包圍著他,守護著他。若不是山羊的出現,恐怕下一刻他早已葬身海底了。緊接著,他遇見了更多的山羊,也在原生林和羊群正面接觸,這才知道這座島上遍布著野生山羊,而島民們和山羊之間的共生關係,也才逐漸被揭開。動物主動與人類親近,彼此產生情感,也同時建立起互信與依賴。

每個人追求幸福的方式都不盡相同,涼介內在不安定的靈魂被大自然的力量徹底馴服,在那裡他發現了另一個世界的入口,也漸漸意識到自己或許有能力追求想要的幸福。是山羊打開他封閉的心扉,也是山羊讓他重新找到生命中值得追求的事物。他想要追隨父親的腳步,利用島上的羊奶製作頂級的山羊起司,而這個決定卻讓他陷入前所未有的挑戰和困境。

這座山羊島,就某種意義上來說,不也像是日本這個國家的縮影嗎?人們安於現狀,近乎執拗地固守著不合時宜的傳統,有些禁忌則是外人絕不能碰觸的領域。面對異質的聲音,人們往往採取防衛姿態,而非接納對方。像是會長、睦和島上的男眾,他們有一套自己看待事物以及處理事情的方法,任何人只要破壞了島上的規矩就必須被驅逐出去,為的是維持島上生活的正常運作。凡事因循苟且,待在封閉的環境裡,拒絕一切改變的可能性,這種狹隘的世界觀遲早會把人給逼死;當你感到無助的時候,那些腦子裡裝著舊思維的人們,不僅不會拉你一把,還會盡可能地落井下石,到頭來你只能憑藉自己的意志,為求生存奮力一搏!

面對自己及他人的不足與不滿,即便費盡心力也無法討好任何人,涼介和橋叔在島上的處境無疑是艱難的。不管是島上數量少得可憐的乳用山羊、製作頂級起司所需的熟成條件、必須承擔的風險以及與付出不成比例的收益等,要是一般人早就打退堂鼓了,但是涼介既不願放棄也不肯服輸,與其說是追求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不如說在精神層面上,他真正想要的是完成父親未竟的遺願,也為自己搖搖欲墜的人生找到一個值得投入的方向。縱使在會長的眼中是有勇無謀的妄想,在橋叔的眼中是重蹈覆轍的失敗之路,但沒有人願意一輩子庸庸碌碌,甘願永遠當個輸家。做魯蛇也該有個限度吧,是時候該為自己的人生好好掌舵了。

閱讀涼介在島上所經歷的勇敢冒險之旅,你會像是倒吃甘蔗一樣,愈讀愈欲罷不能。我彷彿從作者對山羊島鉅細靡遺的描寫中,感受到猶如被評定為世界遺產的屋久島那樣的世外桃源。涼介震懾於參天巨木的壯麗景色,這些巨木就像以植物的型態開始,卻進化成其他生物般,充滿著無比巨大的生命能量;只是佇立在樹木前,卻彷彿能夠聽見過去和未來的一切生物說出的言語……你總是能從作者的描述獲得心靈上的震撼與難以名狀的感動。這場山羊島的冒險之旅,在作者筆下簡直像是無堅不摧的暴風,要橫掃現實中所有存在過的事物,重新打造一個全新的視野,讓我們看清自己內在的軟弱和黑暗面,讓我們直視自己的命運,讓我們從艱難的生存環境中找到出口。

島上的山羊,與其說是島民賴以生存的食物、羊奶的供應者,更像是一種魔幻般的存在。山羊與對牠們友善的人類之間彷彿心有靈犀,涼介可以感受到牠們的情緒,可以感受到牠們被獵捕、即將被宰殺之前的無助和恐懼。若是把山羊當成是某種救贖的象徵也未嘗不可,當山羊和涼介在情感上已經產生密不可分的連結、成為生命共同體時,我也發覺故事的力量已經在我內心裡發酵了。我並不在乎頂級的山羊起司究竟能不能如願熟成,但我非常想知道,命運會把涼介和山羊帶到什麼地方?就像電影《侏羅紀公園》的經典名句:「生命自會找尋出路」。

徜徉在美麗的晴空下,天空藍到眼睛都刺痛的地步;沉醉在蔚藍海洋的美麗風景中,黑暗中發亮的夜光藻像是不可思議的螢火般忽隱忽滅;在特殊環境條件下意外熟成的藍紋起司……這一連串美好的意象構成了山羊島獨特的風景,也彷彿為讀者們找到了心靈的歸屬之地。讀完小說彷彿身心靈整個被徹底洗滌過一番,有著說不出的暢快;它喚醒了潛藏在我們體內孤獨與野性的本能,並達到了內在的和諧,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再讀一遍了。

 

 

第1頁
第1頁
第2頁
第2頁

 下一張圖片

Top